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黑山监狱](全本)作者:东北虎
[黑山监狱](全本)作者:东北虎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黑山监狱

 

 字数:41547字
 

    1
 
    小毛一丝不褂的站在管教的办公室里,面对着炕上七躺八歪的四、五个管教。 除了在洗澡塘子外,他从来没有当着这么多的人光着身体过。因此他有一种羞辱 感,两手不自然的捂在生殖器上。
 
    “操,捂什么啊?谁没有啊!”那个年纪轻的管教踢了小毛的屁股一脚“把 手放下!”他厉声的喊着。小毛的屁股挨了一脚,火辣辣的疼,他乖乖的放下手。 
    年纪大的管教用公鸭嗓子问:“多大了?”
 
    “16. ”
 
    “他妈的,我说怎么没长几根毛呢!”
 
    “哈哈哈……”
 
    “我16那暂都结婚了。”
 
    “我操,你是早熟啊!”
 
    “过去都那样啊,我表哥13就结婚了!”
 
    “13还清水罐子吶,什么鸡巴都没有呢!”
 
    “那女的可跟着倒霉了,和守活寡没两样!”
 
    几个人大笑了起来。
 
    每个进入黑山监狱的犯人都会在这里被脱的象刚刚从娘的肚子里爬出来一样, 然后换上那青一色的灰了吧叽的囚服。管教们把这当成了一种乐趣,他们喜欢看 那些犯人——在进监狱以前是和他们一样的人,当着他们的面,低三下四的把自 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扒下来,光着屁股听他们的训叱。他们的心里得到了极大 的满足和平衡,他们好象是金銮殿上的皇帝,对着犯人发号施令,犯人们是那么 的卑躬屈膝,是那么的俯首帖耳。每当管教们看着那些穿的人模人样的人脱的一 丝不挂时,就会产生亢奋,他们有一种常人所没有的虐待心理。
 
    一个中年的管教走到小毛的面前。旁边那个年轻的管教咧嘴嘻笑着说“你让 我们的胡军医检查一下身体,看看你有没有传染病。”另一个满脸落腮胡的管教 捂着嘴憋不住笑出声来。
 
    那个被称为胡军医的中年人也憋着笑,扒开小毛的眼睛,看了看说“还行, 没有砂眼。”他又让小毛张开嘴,说“啊”,小毛“啊”了几声,他看见军医根 本就没看他的嗓子,而是冲旁边年轻的管教笑着说:“牛军医,下面的你检查吧。” 姓牛的年轻管教顿了顿嗓子,一本正经的用手拍了拍小毛的肩膀,后退了几步, 眯起眼睛看着小毛。胡军医在一旁笑了起来:“我操!你是在检查身体呢,还是 在挑对象呢?”炕上其它的人也大笑起来。
 
    胡军医又开始了检查。他指了指小毛下面说:“扒开。”小毛楞了一下,以 为自己没听清楚,屁股上已挨了一脚“操!叫你扒开鸡巴,你没听见啊!”那个 年轻的骂。胡军医抓过小毛的生殖器,用大么指和食指扒开了小毛的包皮,小毛 那粉红色的阴茎头从跑皮里一点点的露了出来。炕上的人已经都站到了周围,他 们有的模小毛的肩膀,有的模小毛的大腿,有的模小毛的屁股。胡军医用手按了 按小毛的肩膀“哈腰”小毛明白了这里的规矩:不管你是否理解他们干什么,你 只有两个字“服从”!他哈下腰。
 
    胡军医从上衣的兜里拿出钢笔,然后扒开小毛的屁股,一下把钢笔插了进去, 小毛“啊!”了一声,疼的蹲了下去。
 
    “好了,没痔疮!”他踢了小毛一脚“行了,别装了,起来吧!”
 
    年轻的管教问那个落腮胡子“搁哪个号?”落腮胡子略微沉思了一下,小声 说:“还是13号吧。”年轻的笑了笑说:“可够这小子呛的!”
 
    年轻的管教从标有“13”的柜子里掏出了一套褶褶巴巴的很埋汰的灰色的囚 服,扔给小毛。小毛往身上穿,那上衣太大了,!了!当的,好象挂在衣服架上 似的;裤子的屁股上漏了有碗口那么大个洞,小毛拿给那年轻的管教看,意思是 能不能换一件。年轻的管教不耐烦的说“将就着穿吧!这都没有了,如果你明天 来,就只好光!了!”
 
    其它的管教笑了起来,落腮胡子说:“这多方便啊,拉屎不用脱裤子,还凉 快啊,哈哈哈……”大家一起狂笑起来。
 
    小毛向外走,裤裆下,鸡巴和屁股看个一清二楚,就好象是开裆裤。 
    2
 
    黑山监狱共有24个牢房,24个牢房有24个马牙子。马牙子是犯人给牢房的头
 起的名。马牙子也是犯人,但他们大多是膀大要圆,心狠手辣,是在牢房里打出 来的。
 
    13号牢房的88号是黑山监狱里出名的马牙子。人们不知道他叫什么,也不知
 道他是谁,但提起88号来,无论是谁都会心惊肉跳。时间一长,人们都忘了他是 谁,而把88本来的平声逐渐演变成了四声,利用谐音变成了“爸爸”。大了一辈, 自然就和一般的人不一样了。
 
    那是88号来的前一天,监狱长落腮胡子接到了一个邮包,打开一看,他差点 吓个跟头,那是一罗正正齐齐的三打人民币,三万块。
 
    面对这个新来的犯人,落腮胡子仔细的打量着:他个头不高,身体也不健壮, 白白的刀条脸上镶了一双很有型的眉毛,下面是一对炯炯有神的不大的眼睛,挺 直的鼻梁上有个不太明显的刀疤。他没有一点的犯人像,却有一丝清秀的感觉, 他面带微笑,和言悦目,倒有点象个知识分子。落腮胡子知道来的人不是一般的 人了,因此他对88号是高看了一眼。
 
    88号不但没有受到了刚进监狱的虐待,还分到了13号牢房。13号牢房是黑山
 监狱里唯一的一个朝阳的房间,无论黑山的冬天是零下38.9度还是刮起了满天的 大烟炮,这里都温暖如春。
 
    13号牢房原来有18个犯人,密密麻麻的犯人挤满了上下铺,就如同装豆包一
 样。88号来了以后,这里逐渐的减少到了10个犯人。
 
    这10个犯人竟有两个是88号的同案犯,一个是人高马大的王彪,虽然才20多
 岁,但狗尿苔不济,长在了金銮殿上,看在88号的面子上,人们都称他彪哥;另 一个是已经年近50的尹洪谋,你可别看他罗圈腿,猴头鼠脑的什么本事没有,他 的鬼点子不知道有多少,人们背后叫他“鬼子谋”
 
    ,可当面都叫他谋叔。88号有了这哼哈二将,如虎添翼。
 
    最叫落腮胡子狱长佩服的是,前年监狱有几个重刑犯人闹事,88号一出面, 立刻烟消云散。落腮胡子和狱警们不仅是佩服,而且是有点害怕了。
 
    后来他们又听说88号是个买卖人,在北京和上海都有他的公司,在广东还有 房地产;还有人说他是黑社会的,有人命。不管怎么样,落腮胡子和管教们都把 他当成了佳宾一样看待,甚至有点巴结的味道。
 
    犯人们惧怕和尊敬他一是因为他平息了那场狱中的闹事,更重要的是他出头 解决了犯人的伙食问题,每星期有了一顿肉;犯人们把13号牢房看成了是党中央, 是监狱的中南海。犯人们对他的感激就好象贫下中农对毛主席的感情一样。 
    13号牢房的其它人是清一色的小伙子,他们最大的22岁,最小的18岁。他们
 出奇的漂亮,一个胜一个,如果不是在监狱,人们一定会以为他们是哪个文艺团 体的。
 
    其实管教们是知道的,88号是条汉子,但他有他的喜怒哀乐,他有他的喜好,
 大家只是心照不宣。
 
    88号站在窗户前,眯缝着眼睛对鬼子谋说:“看吧,有好戏拉。” 
    鬼子谋朝窗外看,一个中年管教领着一个男孩向监狱来了,鬼子谋阴笑着说 “又有荤腥了。”
 
    彪子也凑了过来“那小子顶多有21、2 吧。”88号点点头。
 
    被编为203 号的犯人是个21岁的小伙子,因为抢劫被判了10年,他被管教推
 进了13号牢房“去吧,这个屋可是朝阳的,可暖和了,冬天不着罪。”
 
    88号打量着面前这个有点桀骜不驯的小子,203 号也一脸不屑一顾的神态用
 眼睛乜斜着他。
 
    彪子嘲笑的说:“203 号,哈哈哈!你是邵剑波啊,是《林海雪原》的英雄
 啊,是《智取威虎山》的功臣啊,怎么跑这里来拉!哈哈哈!”其它人也跟着一 起笑。
 
    “笑个鸡巴毛!”203 满脸的怒气。
 
    彪子上去一拳打在了203 的脸上“你他妈的嘴不干净!你妈是不是用尿戒子
 给你擦嘴拉!”那孩子的脸立刻就象馒头一样肿了起来。88号忙用胳膊挡住彪子 “别,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怎么这样啊?”他端起那孩子的下 巴说“瞧,这么好看的小脸叫你给弄成什么样了!”203 向一边一甩头,决强的 藐视着88号。
 
    88号笑了“小弟弟,可从来没有人这样看着我啊。”他用手轻轻的抚摩着那 孩子的脸。那孩子叭的一口唾沫吐在88号的脸上,那唾沫里夹杂着嘴里被打坏而 出的血,彪子要上去揍他,被88号拦住了,他一面擦着脸上的唾沫,一面用手指 一下门。
 
    鬼子谋到门口喊了一声“管教”,一个年轻的管教从门的小窗口探进头“什 么事?”一副讨好的样子。鬼子谋小声说“刚刚来的这孩子不听话,88号说拉, 给他换个房间。”“换哪个?”管教用征询的口气问。“9 号吧,让老巴去教训 吧,88号看不得血。”
 
    “恩”那年轻的管教点着头。
 
    不一会,刚才的管教和另一个管教打开了13号牢房,“203 ,出来,给你换
 房间!”那孩子怔了一下,横着膀子出来了。“你呀,真是放着富不享去着罪啊!” 年轻的管教数道他。
 
    3
 
    9 号牢房在监狱的另一头,马牙子是一个外号叫老巴的人,他37、8 岁,因
 为强奸和抢劫被判了18年。他到监狱的第一天就把9 号牢房原来的马牙子打住了 院,从那以后,他就顺理成章的当上了9 号牢房的马牙子。
 
    大家不知道老巴的名是怎么来的,最贴近的解释有两个:一是他在一次抢劫 中创造了强奸八个人的记录;另一种解释是他的生殖器有八寸长。反正不是什么 好名声。
 
    用老巴自己的话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好色才是真英雄”,他好色好的出 奇,凡是他抢过的女人,都被他祸害过,上到70多的公安局局长的妈,下到8 岁 的工商局局长的女儿。真是缺了大德拉。进了监狱对他来说最难过的就是没有女 人,但不到半个月,他就调整过来了自己,他先是奸了同一个牢房25岁的小伙子 ;然后又干了一个新来的19岁的小犯人。
 
    他在好色方面同88号达成了相当的默契,他尊重88号。88号虽然瞧不起他,
 但他知道老巴有他自己的长处,那是任何人也比不了的。如果说88号在干男孩的 手段是和风细雨的话,那老巴就是暴风骤雨。老巴对付男孩,没有任何的过度, 用他的话说“就是操!”
 
    无论是多么强的男孩,到了老巴的手里,就规规矩矩的了。老巴自有老巴的 势力,老巴自有老巴的章法。在9 号牢房里,那17个犯人都是老巴的铁哥们,老 巴说上东,没人说西。两年来,老巴不知道玩了多少男孩,除非是他看不上的。 
    老巴面对着刚刚进来的203 ,知道这孩子不是好惹的。他不动声色的朝那个
 叫赖子的努了努嘴,赖子把监狱门上的小窗口用衣服挡了个严严实实,然后转过 身来看着203.面对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赖子,203 有点害怕,但还是扬着脸,
 一副瞧不起的样子。
 
    赖子伸出两个手指头,揪住203 衣服的纽扣,往下一顿,那扣就掉了下来,
 骨碌碌的滚出了好远,一直滚到了大通铺下,才不见了影。
 
    203 没理他。
 
    赖子见没挑起他的火来,就又继续刚才的伎俩,又一个扣子滚了下来,203 的胸膛露了出来。屋里很静,大家都在等待看一场好戏,要不监狱里的生活也太 枯燥拉。
 
    可203 就是纹丝不动。
 
    赖子继续揪他的扣子,直到那扣子一个没剩。
 
    203 咧着怀,两眼盯着赖子。
 
    赖子又伸手去揪203 裤子上的扣子,203 急了,他趁赖子不备,一拳砸在赖
 子的脸上,赖子的嘴角立刻涌出了鲜血。他擦了一下,咧嘴苦笑了一下,猛的一 个转身,那腿就扫了过去,随着一阵风,203 咕咚一声倒在地上,还没等他缓过 腔来,赖子已牢牢的骑在他身上。203 无助的看着屋里的其它犯人,上下铺的15
 个犯人都齐刷刷的扒在铺上看,虽然有那么一个半个的脸上露出些许同情之色, 但大多是渴望和淫秽的目光。
 
    老巴坐在那笑,等赖子把203 的衣服扒了个一丝不挂,绑好了手脚时,才慢
 吞吞的脱自己的衣服。他心里明白,必须先打掉面前这个初生牛犊的自尊心。他 走到203 的旁边,居高临下的拿起鸡巴,对着203 的脸撒尿,滚热的带有浓烈的
 骚味的尿毫无阻挡的流进了203 的头发里,眼睛里,鼻子里,嘴里……他本能的 向外吐着,恶心的干哕着。嘴里骂着“我操你妈啊!我操你妈妈啊!”
 
    老巴伸出只脚丫,踩在203 的脸上“感觉怎么样?”203 大骂:“我操你妈!”
 老巴没有生气,咧嘴一笑说:“我可不想操你妈,因为你妈没在这,我想操你!” 
    看着老巴跨下垂着的那条如驴一样的生殖器,203 害怕了。他早就听说监狱
 里鸡奸的事,可那都是当故事听的,现在这事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才明白其 可怕之处,他的眼睛不禁露出了恐惧之色。
 
    这正是老巴所需要的。他温和的笑了笑,每当他要干这种事时,总是这样。 他把203 翻了个身,不慌不忙的扒上去,并回过头来,冲那些看着的犯人们笑了 笑。
 
    203 被翻了身后,脸压在下面,挤的变了形,鼻子压的喘不上气来,两只手
 捆的死死,绳子勒进了肉里,他扭动着身体,挣扎着。可一点也帮不了他自己, 反而更加刺激了老巴,老巴用手指头扒开那孩子的屁股,把那驴屌一样的东西使 劲的插了进去,身体紧跟着贴了上去……
 
    203 象被屠宰的牛羊一样拼命的嚎叫着,可一点也没用,赖子打开了收音机,
 把音乐声放到了最大。
 
    就在那震耳欲聋的“雄赳赳,气昂昂”的乐曲中,老巴疯狂的在203 的身上
 发泻着兽欲,他的鼻孔呼着粗气,嘴里吭哧吭哧的叫着,身体象波浪一样摆动着, 那条粗大的鸡巴在203 的身体里冲撞着。203 感到了神经末稍被撕坏的痛楚,他
 惨叫着,企图减少疼痛,可那一点也没用,反而激起了老巴的虐待的心理,他拽 出鸡巴,把那如同鸡蛋一样大的头在203 的屁股上抽打着,发出“吧唧吧唧”的 响亮的声音,一听见这声音,号字里的犯人没有一个不激动的,有的掏出鸡巴手 淫,有的干脆在别的犯人身上猥亵着……
 
    当音乐声停止时,老巴从203 的身上爬了起来,鸡巴上滴滴答答的向下淌着
 那乳白的液体,他象干完了一件活一样,拍打拍打手,这意味着他结束了这项工 作。
 
    犯人们在目睹着老巴是如何把一个男孩变成了女人这一幕时,早就跃跃欲试 了,一见老巴完了事,就象一群野兽一样七手八脚的抢夺着那青春的肉体。音乐 声又响了起来。
 
    203 号在音乐声中痛苦的扭动着身体,企图抵御那一次次的强奸,但没什么
 作用,他身体的扭动开始一点点的变缓变小,直到平息。他身体里的疼痛也由剧 烈到麻木了。他对那些肉体的摧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抵抗。
 
    天黑的时候,几个人才把烂如稀泥的203 抬到了床上。
 
    4
 
    三天以后,203 号一瘸一拐的被送回了13号牢房。
 
    彪子嘲笑着说:“哎?怎么拉,邵剑波怎么成了瘸子上尉拉?”203 低着头
 一言不发。
 
    88号给鬼子谋使了个眼色,鬼子谋过来关心的问:“怎么拉?哪儿伤了?是 腿吗?”203 脸羞的通红,摇摇头,“那是哪啊?是腰吗?”203 还是摇摇头。
 鬼子谋把203 掺到了88号旁边的铺——那已经腾了出来。
 
    88号帮助203 上了床,“我看看,是哪儿?”
 
    彪子阴阳怪气的说“恐怕是屁股吧?啊?哈哈哈。”
 
    “我看看。”88用很低的声音说,并去脱203 的裤子。
 
    203 感到他那白晰的、有点清秀的手很软,摸在身上很舒服,他没动,由他
 去解他的裤子。
 
    88脱下了203 的裤子后,轻轻的扒开了他屁股,肛门红红的,肿的很高“哎
 呀,怎么弄成这样啊?”他一面叫彪子去打热水,一面喊管教。
 
    一会,管教拿来了一瓶阿司匹林和一管药膏;彪子也端来了热水。88就象个 医生一样,把毛巾浸在热水里,他用两个手指尖掐着毛巾的角,在热水里来回的 荡,然后又把毛巾叠成巴掌大的方块,放在203 的肛门上,203 稍微动了一下,
 就老老实实的爬在那。待到毛巾有点凉了,他又反复的这个程序,直到那红肿的 地方有些消了,才把那药膏挤在手指头上,轻轻的涂在203 的肛门上。他洗了洗 手,打开了装阿司匹林的瓶子,取了两片药,又端来一杯热水,放在203 的床头。
 
    203 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
 
    在88的精心调治下,203 很快就好了。
 
    203 的心里总觉得感激不尽,鬼子谋趁热打铁,把88的地位和监狱的许多规
 矩告诉了他。203 一方面感谢88的大恩大德,一方面感谢鬼子谋指点迷津。 
    那天晚上,203 就乖乖的钻进了88的被窝。
 
    88的脾气就是怪,不管多么漂亮的男孩,只要他过了手,以后就别想再和他 来了。
 
    那天夜里,大家都竖着耳朵听动静,看光景。在模模糊糊中,88在203 的身
 体上折腾着,一直到后半夜。
 
    203 就象鬼迷心窍,对88佩服的五体投地,喜欢的是彻头彻尾。当88把那一
 股浪水咕咚咕咚的灌进了203 的肛门时,203 的屁股象就象开了的水一样向上串。
 他搂着88,又是亲嘴又是贴脸,悄悄的问“爸爸,还能来一回吗?”
 
    88没吱声,把他轻轻的推进了彪子的被窝。
 
    彪子其实没睡着,听着88和203 在被窝里翻江倒海,他在被窝里撸着自己的
 鸡巴,盼望88能开恩,他可是有两个多月没进荤腥了。当那光溜溜的身体进了自 己的被窝时,他腾的一下就串上了203 的身体,203 接受了以前的教训,大气不
 敢出的由他弄。彪子借着203 屁股里残存的88的精液,没费什么力气,就轻松的
 插了进去,他惬意的叫着,好象春天的猫。
 
    彪子曾经说过他不喜欢操哑巴,他乐意听被操的人的呻吟声,乐意听那叫床 的浪声,他一边弄着203 ,一边气喘嘘嘘的不停的问“宝贝,9 号牢房好吗?”
 开始203 还不吱声,后来见他问急了,就顺嘴胡乱的答应“好。”
 
    “他们怎么操你的?”
 
    “和你一样。”
 
    “几个人操你的?”
 
    “好几个?”
 
    “好几个是几个?”
 
    “有7 、8 个吧。”
 
    “不对吧,我听说他们都上了,那可是17个啊!”
 
    “恩。”
 
    “恩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说的意思。”
 
    “那是17个?”
 
    “是。”
 
    “都干几次啊?”
 
    “一次。”
 
    “不对吧,那老巴能干你一次?”
 
    “那就是两次。”
 
    “赖子呢?”
 
    “也两次。”
 
    “老骚头呢?”
 
    “哪个是个老骚头啊?”
 
    “就是喜欢裹的那个。”
 
    “也两次。”
 
    “我说这么松了呢,你叫他们轮奸了有20几次?”
 
    “差不多。”
 
    第二天,203 由88号的旁边搬到了鬼子谋旁边,从那以后,88号再没碰一下
 203. 203心里还直纳闷“这是怎么拉,我得罪他了?”后来听鬼子谋说才明白,
 88是不会和任何人长期保持这种关系的。
 
    5 小毛由黑暗的走廊进入13号牢房时,好象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里阳光灿
 烂,他不由得眯起眼睛,适应一下。当他再睁开眼睛时,看见了牢房里那一张张 面孔。在最里面的那个个子不高的,脸白晰晰的人正在看书,那是一本《公民法 律必读》,他抬起头,朝小毛笑了笑,点了下头。小毛感到心里一阵热呼,可还 没等脸上挤出笑来,彪子就来到了他面前:“你就是215 号?”小毛看着这个大 块头,心里一阵发怵,他小心的点点头“是。”他知道监狱里的说头多,所以总 是小心翼翼的。
 
    “哎!这是怎么回事啊?”彪子用两个手指头捏着小毛裤子屁股上的窟窿朝 大伙问,大伙哈哈哈的笑着。
 
    “判了几年啊?”
 
    “8 年。”
 
    “呵,没少判啊!治个什么罪啊?该不是强奸吧?”
 
    大家哄的笑了起来。
 
    “伤害。”小毛小声说。
 
    大家沉没了,看面前这个孩子,怎么也看不出是个伤害人的人啊。
 
    不但大家不相信,就是小毛自己也不明白。那天同学二孬子叫他去帮要钱, 不知道怎么就打了起来,他就踢了一脚,却判了个八年,二孬子才判了5 年。后 来知道被打的那小子是人大副主任的儿子。
 
    “小子,把衣服脱了。”
 
    “干什么?”
 
    “检查身体。”
 
    “可我刚才检查过了啊。”
 
    “操!叫你脱你就脱,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刚才是刚才,那是监狱的检查: 现在是现在,现在是牢房的检查!”
 
    鬼子谋也在一边帮腔“刚才是监狱的检查。你知道吗,我们13号牢房可是卫 生模范牢房啊。”说着他用手指了指门。
 
    小毛朝门看去,在门的上面挂着一块三角小旗,上面用黄丝线绣着“卫生模 范”四个字。
 
    小毛脱衣服。
 
    在里面的88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彪子的身体检查和管教的可不一样,他的检查几乎都集中在了身体的下面。 
    他用一个手指头挑起小毛的生殖器,嘻嘻的笑“和女孩有过吗?”
 
    “有什么?”
 
    彪子见他不懂,不耐烦的说“就是操逼啊!”
 
    “没!没有!我是学生。”
 
    彪子抚摩着小毛光滑的小肚子“多干净啊!”他突然抓住小毛的睾丸,小毛 感到有些疼痛,龇牙咧嘴的哈下腰,“听话吗?”
 
    小毛咧着嘴叫着“听!听,听话!”
 
    “好,我看你一会要是不听话,我就捏碎了它!”说着又使了一下劲,小毛 又咧了一下嘴。
 
    彪子把小毛推到了88的床边“去,进被窝里躺着去!”88号猫哭老鼠的说:
 “行了,别难为孩子了。”手却掀起了被褥,小毛进了被窝。
 
    夜降临了,监狱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88号把小毛压在身下面。他感觉到,这是个软弱的孩子,他听从着88号的摆
 布,就连88号进入他身体的时候,他也没有叫出来,他用牙紧紧的咬着嘴唇。当 88号心满意足的瘫在那孩子的身体上时,轻轻的抚摩着那孩子的脸,他摸到了湿 呼呼的东西,“你哭了?”“没。”88号从来没有心疼过谁,今天他心软了,他 一点一点的擦着小毛脸上的眼泪。
 
    88号一连三天没有离开小毛,这是从来没有的。
 
    彪子悄悄的问鬼子谋“88怎么拉,不是爱上这小子了吧?”
 
    鬼子谋点点头说:“我看象。”
 
    吃午饭的时候,鬼子谋问88号:“喜欢上小毛了?”
 
    88号看了一眼鬼子谋,点点头“好象是。”
 
    “不会吧,谁不知道你是干一不二啊!”
 
    88小声问:“你看他象谁?”
 
    “谁?”
 
    “林志颖啊!”
 
    “谁是林志颖啊?”
 
    “操,这你都不知道!你问彪子。”
 
    鬼子谋转过头问彪子:“你看小毛长的象谁?”
 
    88在一边提醒“香港的明星。”
 
    彪子想了想,恍然大悟“啊!林志颖!对了!太象了!”
 
    88号得意的冲鬼子谋说“怎么样?”
 
    “那你不是得到他了吗,还差什么啊?”
 
    “这孩子倒是捋顺调阳的,可就是象个冰美人,一点反应没有。哎!” 
    “那才说明这孩子纯啊!”
 
    “是啊,一干他,他也不反对,就是哭,可老是这样,谁受得了啊!” 
    “这好办。”鬼子谋扒在88的耳朵边说了些什么,一股口臭味熏的88的饭咽
 了一半,差点没噎着。88号把头扭了一下。鬼子谋最后说:“我保你成!” 
    88号不知道鬼子谋要拉什么屎,可他知道鬼子谋的鬼点子是出名的。虽然他 舍不得把小毛让给他,可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委屈小毛一夜了,就听鬼子的谋调 教了。
 
    6
 
    鬼子谋是无力不起早,从小毛那天脱了衣服,他就喜欢上这孩子了:浑身光 溜溜的,就象褪了毛的小鸡,正在青春期的当口,他几次强咽下口水,恨不得一 口吞了他!可有88,他是毫无办法,现在肥肉送到了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他 从大清早就盼着天黑,可太阳偏偏和他叫劲。
 
    早上他向彪子借剃须刀,彪子捂着肚子笑:“你那个太监脸,哪有什么胡子 啊!该不是出去相对象吧!”
 
    大家也觉得好笑,都一起看着鬼子谋那光光的脸:鬼子谋真是没有用剃须刀 的必要!
 
    玩笑是玩笑,彪子还是把剃须刀递给了鬼子谋。
 
    鬼子谋却不急,他不慌不忙的把剃须刀放到了自己的床头下的柜里。 
    那天全监狱的人都去砌院墙,鬼子谋忽然肚子疼了起来,管教让他留在牢房, 打扫卫生。
 
    人都走了以后,鬼子谋象贼一样把剃须刀拿了出来,他又从88的床下掏出个 小镜子,对着镜子左照右照,最后他小心翼翼的把后脖子上的最硬的也是最短的 头发剃下了一撮子,放在一张白纸,然后用那剃须刀继续剪,直到那头发碴子就 象头发末了,才小心的包好,放在褥子底下。
 
    太阳落山的时候,院墙才砌完。
 
    88号披着军大衣,手里拿着半导体和大家进了屋,一个个都累的东倒西歪。 鬼子谋讨好的接过88的大衣“今天活累吧?”“还可以吧。”鬼子谋明白再累的 活对88来说也没什么意义,88什么时候干过活啊?那只是走走形式而已! 
    88说话算话,当天夜里就让小毛睡到了鬼子谋的被窝里,彪子那个气啊! 
    鬼子谋已经是奔60的人了,可那股子邪劲是不减当年,他把小毛搂的紧紧的,
 嘴就往小毛的嘴上贴,口臭味熏的小毛直躲。鬼子谋有点生气了,恶狠狠的问 “怎么,你不喜欢我?”小毛在这住了三天了,他知道鬼子谋在88眼里的地位, 更知道鬼子谋在13号牢房的地位,如果88不同意,是不会让他到鬼子谋被窝的, 因此他怎么敢说不喜欢呢?特别是他不止一次的看见鬼子谋当着大家的面操那个 203 号,他对鬼子谋更是有一种从心底往上穿的恐惧,他压低声音说“没有啊。”
 “那就好!”鬼子谋把小毛的嘴用舌头顶开,那舌头就象一条泥鳅一样钻进了小 毛的嘴,在里面打着滚,翻着浪。弄的小毛一阵阵的恶心。
 
    鬼子谋一面和小毛亲嘴,一面用手顺着小毛的屁股沟摸着扣着,开始是一个 手指头,然后是两个……小毛忍受着鬼子谋的蹂躏,不敢吱声,这叫鬼子谋信心 大增,他爬上小毛的身体,肆意的弄了起来……
 
    完事后,他悄悄的把枕头下的纸包掏了出来,捏了一捏里面的头发末,借着 那屁股沟里精液的润滑,把头发末塞进去。然后用一个手指头在里面来回的抽送, 直到那一包头发末都塞了进去,他才搂着小毛睡了。
 
    天亮的时候,小毛醒了,他感觉屁股里一阵的奇痒,就用手去戳,可越弄越 痒,没办法,他摇了摇身边睡的死死的鬼子谋,鬼子谋知道那是头发末的作用, 就对他说:“来,我给你解解痒吧。”小毛乖乖的扒着,鬼子谋又在他的身体上 发泄了一通,才吓唬他说“别去厕所,明天就好了。”小毛倒是听话。
 
    吃早饭的时候,鬼子谋对88号说“你放心吧,今天晚上他就会主动的找你, 你可管住他,别让他上厕所,过了今天就好了。”
 
    88好奇的问:“老爷子,你是用的什么办法啊?”
 
    鬼子谋故意神秘的说“天机不可泄露!”
 
    88看着他那副滑稽像,憋不住笑。
 
    7 那一天小毛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感到口干舌 燥、浑身发热、心里烦躁。到中午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五缸子凉水了。可并没有 息灭他身体里的欲火,相反,他身体的那种奇痒叫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痒的 地方不象在外面,可以大大方方的挠挠或者抓抓,这个地方是挠,挠不到,抓, 抓不到的。就是在外面抓挠几下,也如同是隔靴搔痒,根本就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反而更是欲火焚身了。
 
    有谁能猜到88的心思,又有谁能知道88的喜怒哀了呢。
 
    晚上的时候,88老早可睡了,他的被子的被头紧紧的掖在下巴下面,没有一 点松动的地方,小毛站在地上不敢进去。
 
    鬼子谋向他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叫他钻进去,小毛摇了摇头,他没那么大 的胆量。
 
    彪子掀起被窝,嘻嘻的看着他。
 
    就在小毛手足无措的时候,88翻了个身体,被子被蹬到了一边。
 
    小毛规矩的躺在88的身边,生怕碰到88. 88睡的很舒服,他的身体象个大字
 一样的伸展着,裤衩里那堆东西几乎涨破了裤衩。
 
    小毛下贱的向88的身体贴了贴,手轻轻的在88的喀吧裆那掠过。88好象是睡
 的很熟了,小毛得寸进尺的去摸88的下面,88嘴里含混的说了句什么就把小毛的 手扒拉到了一边。
 
    小毛这才知道88没有睡,他把脸贴在88的下面,轻轻的蹭着。他身体里的麻
 痒可以叫他做任何事情,他渴望88现在就需要他,无论是他要干什么,他都不会 拒绝!何止是拒绝,他都喜欢为他效劳!他不知道怎么想起了这个词,他认为很 恰当。
 
    88被小毛弄醒了:“干什么呢?”
 
    “我……”小毛不知道怎么说。
 
    “睡觉。”88有点不耐烦。
 
    “我想……”小毛干脆把嘴贴在了88的下面。
 
    “干什么?”
 
    “我要……爸爸”小毛第一次叫88为爸爸,虽然号子里不管多大年纪的人都 这么叫他,而且是那么的顺溜,就好象叫哥哥、弟弟似的,可他却怎么也开不了 口。现在可不一样了,他的身体和他的心痒的他如万箭穿心,他需要88,他需要 他那硕大的鸡巴的插入,需要力量的刺激,否则身体里的痒痒就无法解脱!他哭 涕涕的,很可怜。
 
    “要什么!睡觉。”88斩钉截铁的说。
 
    小毛想要停止这种哀求,可已经停不下来了,他哭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 求着:“爸爸……爸爸,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求你了,你晚睡一会吧……” 
    88翻了个身,把脊梁骨给了他。
 
    小毛又转到了88的前面,下贱的求着:“爸爸,求求你,你叫我干什么都行,
 我受不了了……”
 
    号子里的人几乎都醒了,但谁也没敢吱声,大家都把头蒙在被窝里,在里面 竖着耳朵听。
 
    “你哭啥!”88来气了“深更半夜的你嚎什么!”
 
    小毛不顾一切的扑向88:“求你了,爸爸……你叫我干啥都行啊……我以后 听你的话……我就是你的儿子,你咋的都行……”
 
    88扬起脚,把小毛踹到了铺下。
 
    号子里的人听到咕咚的一声,知道小毛被踹下了铺,都在被缝里偷偷的看。 
    彪子下了地,把小毛扶了起来:“你这孩子咋不懂事啊,爸爸累了,困了, 你咋烦他呀,快睡觉。”
 
    小毛上了铺,他抓扯着胸膛,又疯狂的扑向88. 88心里很满足,他要的就是
 摧毁一切尊严,他不喜欢在这里看见尊严,不管是什么形式的!如果说尊严有谁 会有他的尊严重要呢?他曾经说:“监狱是没有尊严的地方!”
 
    现在他看着小毛那低三下四的下贱样子,一个骨碌爬了起来,他把小毛踹到 了彪子的跟前:“彪子!你叫他消停消停!”
 
    8 彪子在耐心的等待这一时刻,他一个高蹦了起来:“恩吶!”他把小毛拽 了过来:“来,小毛。”
 
    小毛疯狂的抓着88的大腿不放,彪子用力去掰他的手,可怎么也掰不开。 
    “你他妈的怎么这么下贱!这么不值钱啊!几辈子没见过男人啊!”88骂着。
 
    彪子明白88说的“消停”是什么意思,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他把身体横在 小毛和88的中间,明里是怕小毛再挨踢,实质是怕小毛回去。
 
    88不耐烦的坐了起来:“点灯!”
 
    在最外头的犯人打着了灯,犯人们齐刷刷的坐了起来,盯着。
 
    “彪子!我告诉你叫他消停消停你没听见啊!”
 
    “我听见了听见了。”彪子手忙脚乱的拽着小毛,把他压在身体下面。 
    在众目睽睽下,大家眼睁睁的看见彪子那有点弯的鸡巴进入了小毛的屁股, 鬼子谋几乎跑马了,他狠狠的捏着鸡巴头,生怕那玩意儿窜出来。
 
    小毛真的消停了,随着彪子在他的身体上气喘吁吁的甩动着那熊一样的屁股, 小毛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他的脸挤在铺和彪子的身体中间,被挤得有点变形,可 大家还是看出来他那痛苦的脸上含着享受的神态。
 
    88暗暗的佩服鬼子谋,就在这时,一只不知死的臭虫大摇大摆的在墙上爬了 下来,88起身恶狠狠的按死了它,那墙上留下了一条紫红色的血道子。
 
    时间在流失,彪子没有结束,他在肆意的挥霍着他那如牛的体力。
 
    88站了起来,在彪子的屁股上拍了巴掌:“够劲!替我多操几下子!” 
    彪子听了这话,好象注入了吗啡,又好象一只小狗在主子的跟前老是摇尾巴 讨好一样。他拼命的用力,屁股摆动的幅度大了,频率也快了。小毛的嘴里发出 了“哼哼叽叽”的声音。
 
    这时的小毛,身体里那种奇痒难忍的感觉已经被略微的疼痛和刺激所代替, 他把一个手指头伸进了嘴里,吸允着。
 
    203 有些幸灾乐祸,他终于看见了和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模一样的一幕。203
 的心理也产生了变形,88号放弃他以后,他几乎成了13号的大众情人,他几乎每 个晚上都要换个被窝,他自己的被子却省下了,他把被蒙在头上,在悄悄的笑。 
    鬼子谋看着彪子在享受自己的胜利果实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可他知道那是88 的主意,谁敢违抗?他心里知道:彪子的东西如果解决不了小毛的痒就没人可以 治服他了。想到这,他把一条腿伸进了203 的被窝里,203 讨厌的躲了下,但还
 是怕鬼子谋看出来,没敢躲的太远。就这样,彪子在铺是那头弄着小毛;鬼子谋 就在另一头把203 拽进了被窝。
 
    彪子听见了鬼子谋的动静,就喊了嗓子:“鬼子谋,敢在大面上操吗?” 
    鬼子谋逞能的说:“我操!谁不敢谁是小舅子!谁不敢谁是大闺女养的!” 说着他把被子一脚踹到了地上,他和203 的身体就暴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两个人叫着劲弄,看的那些犯人直咽口水。
 
    9 小毛从彪子的身体下面探出头来,他看见了88.88 的脸上充满了复杂的感
 情,小毛不知道那是什么,是同情?或许是讥笑?或许是讨厌?小毛扬起脸,他 的脸上满是泪水和汗的混合物,在正中间的鼻子上,一条精液正在缓缓的向下爬 动,当那蔫呼呼的东西接近嘴时,小毛伸出舌头在嘴唇那舔了一圈,把那玩意舔 进了嘴里,他夸张的吧嗒着嘴,并且有意高傲的盯着88. 88被小毛的目光盯的转
 过头去,他拿起床头的毛巾扔给小毛。
 
    小毛笑了,他放肆的看着88大笑着,就好象歇斯底里了。
 
    88被小毛的笑声笑毛了,他用手挡着脸,他不敢看那张单纯的变形的脸。 
    “怎么啦!你不敢看我吗?这不是你需要看到的吗!你不是希望我变成个放 荡的不要脸的人吗!我现在已经是啦!怎么了?你不是喜欢操我吗?我喜欢你操 我啊!你来啊,我的身体就在这啊,随你的便了,大人!爸爸!你喜欢我叫你什 么你才操我啊!”
 
    88痛苦的低下头,他一屁股坐在了铺上。
 
    号子里的人谁也没有看见过88这么沮丧过。
 
    鬼子谋和彪子凑上前,关切的询问着,88把手一挥:“睡觉吧。” 
    灯熄了。
 
    牢房里恢复了它最常见的寂静。
 
    88在黑暗中把小毛拽进了被窝,他把小毛死死的搂在怀里,好象生怕他跑掉。
 小毛的眼泪在他的脸上泛滥着,88怎么也擦不净。
 
    “你要吗?”
 
    小毛终于一口气吐了出来,他痛哭着,把胳膊挽在88的脖子上,一肚子的委 屈倾泻而出。
 
    88安慰着小毛,把自己的身体向小毛靠了靠,嘴贴在小毛的耳朵上:“我给 你,好吗,我给你……”
 
    88的身体进入了小毛的身体,两个人好象和二而一了。
 
    88在小毛身上的一阵爱抚,让小毛安静了,小毛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快感, 每次88号在他的身体里狂泄的时候,他的身体下面都被顶出了一大滩的精液,他 甚至没有用手去碰自己的下面,他被动的和88一起射了,这种感觉叫小毛刻骨铭 心。
 
    小毛由一个非同性恋的孩子就这样转变了,他对女孩失去了兴趣,他渴望着 男人那粗壮、结实、勇猛的身体,他渴望男人对他的爱。他知道:他离不开男人 了!然而叫他最害怕和担心的是每一次被鸡奸以后,用不了一天,就开始了第二 次的搔痒,就好象吸毒的人上瘾一样,他陷入了“搔痒——被鸡奸——更强烈的 瘙痒——需要更强烈的鸡奸”这样的恶性循环中,他不能自持,他把握不了自己, 他变成了一个极其下贱的分文不值的人了。
 
    88不明白鬼子谋是怎么叫一个好好的孩子变成了色魔的,他不明白小毛为什 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欲望。
 
    88超出常规的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他甚至允许小毛可以在搔痒发作的时候,
 去找别人。
 
    但小毛还是守着他,他快吃不消了!
 
    10就在小毛被鬼子谋调教的时候,一个叫刘末的被送进了9 号牢房。那是因
 为88号和小毛正在蜜月时期,否则这孩子肯定是88号的,绝对不会越锅台上炕。 
    老巴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可他的心理学却是了不得。他知道怎么对待各种类 型的孩子。面对眼前这个刘末,他心里知道:如果不给他个下马威,那么这孩子 就谁也管不了了。
 
    那是个晚上,9 号牢房的灯光在浓烈的劣质烟草的烟雾中显得极为昏暗,臭 脚丫子味和烟草味混在一起,呛得人喘不上气来。隔着烟雾,刘未看见了10几个 衣着不整的犯人,他们有的赤着背,有的裸着身体,有个裤腰搭拉在地上的人的 蹲在铺的里面,用手搓着大腿根上的汗泥,汗泥打着卷往下滚。刘未有点恶心, 转身想找个空铺,可不知道哪是自己的床位,正在犹豫之际,一个满头都是疤瘌 的中年犯人走了过来。
 
    “新来的?”
 
    刘未点点头。
 
    “为啥进来的啊?我们这屋里可都是强奸犯啊!”屋里的犯人们都哄堂大笑, “是啊,我他妈的干了12个!”“我可没那么多,就俩。”“我操,你还有脸提 啊!你弄的都是幼女!”“谁他妈弄的是幼女,你他妈弄的是老太太啊!”胖的 抓住了瘦的脖领子,瘦的薅住了胖的头发,大家齐刷刷的围了过来,没有一个人 拉架的,都七嘴八舌的加油。
 
    “行了行了!都他妈的活腻味拉!”最里面铺的光头骂着,大家纷纷的松了 手,回到自己的铺。
 
    刚才那个疤瘌头忙对光头说:“老巴,这个……”他用眼睛瞥了一下刘未。 老巴奸笑了一下“赖子,给他看看戏!”赖子从嗓子里干笑了一声“好!” 
    铺上的人都坐到了铺沿,有的手伸进了裤裆在揉搓。
 
    “谁硬拉?”赖子陂有号召力的问。
 
    “我!”“我,我!”有个人还褪下裤子,让赖子看他已经勃起的鸡巴。赖 子把他按在床上“你那是小儿科!大肥,你来!”
 
    叫大肥的就是刚才在里面搓汗泥的那个,他站起来,一边向外面走一面脱着 裤子。
 
    “我操,这么大的家伙!”一个矮个刚来的犯人惊讶的叫了出来。
 
    “嘿,有好戏啦!”
 
    大肥一丝不挂的站在地中央,象个大力士。
 
    赖子又冲墙旮旯的一个瘦小的男孩喊:“猴崽子,你过来!”
 
    猴崽子做作的说“又是我。”
 
    人群里炸了锅“哈,有好戏看了,一个是大肥,一个是猴崽子!”还有的说 :“操,赖子,你损不损,你叫大肥操猴崽子,还不弄死他!”
 
    赖子笑了:“你们看看,这两个人站在那,一个高一个矮,一个胖一个瘦, 是他妈的多么鲜明的对比!”
 
    “就是啊,这回那猴崽子死定了啊!
 
    赖子嘻嘻的笑着说:“你先别说,你问问猴崽子乐意不?”还没等问,猴崽 子就说“我乐意。”那个替猴崽子说话的骂道:“真他妈的犯贱!”
 
    猴崽子是9 号牢房里最小的,今年才17,因为强奸了个小女孩进来了。他已
 经在9 号呆了一年半了,平时他就是牢房里任何一个人的出气筒,谁不顺心都会 拿他出气,他就逆来顺受惯了。
 
    他老老实实的站在地上,不用告诉,自己就把衣服脱了干净,露出了那发育 不良的身体,惟独那屁股格外的大,显的和身体极不相称。他一声不吭的双手支 撑在地上,把屁股撅的老高。
 
    一个满脸横肉的犯人说:“操,这个姿势好!要是你妈来了,也摆不出来!” 猴崽子并不生气,反而笑了笑:“我妈不是没在这吗,如果我妈在这,我就不用 趴这儿了!”惹的大家都笑了。
 
    大肥向手心吐了口唾沫,用俩个手指头扣了些唾沫摸在猴崽子的屁股里,他 俩手掐着猴崽子的腰,挺了挺身体,一下子就进入了猴崽子的身体。猴崽子向前 动了一下,就稳住了。
 
    刘未有点看不下去了。想扭头,却被一个大手掰住了“怎么了,不喜欢看?” 
    刘未回头看,正是那个叫老巴的,看着他一脸的杀气,刘未蔫了,老巴的手 也伸进了刘未的裤裆里。“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老巴恶狠狠的问,刘未摇摇头, 赖子在一边说“这叫杀鸡给猴看”“不对,这叫杀猴给鸡看!”赖子干笑着“高! 是啊,对啊!”
 
    11自从有了那一夜,88的新就栓在了小毛的身上。他自今不知道鬼子谋用的
 是什么招,竟然把个冷冰冰的冷美人拿捏的和根面条一样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 了,他给自己定的约法三章的第一条就是不动真情,可眼前他彻底的被小毛征服 了。他喜欢小毛的眼睛、鼻子和嘴;他喜欢小毛的身体,他身体的任何地方在他 看来都是艺术品,就连那没有几根毛的鸡巴都那么完美,就好象他看见的那些 “大卫”雕塑一样。他现在坚信一句话了:“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决定好好的 爱他。
 
    更叫88为之动心的是小毛在和自己作爱时的投入,他那近乎疯狂的身体象鱼 一样的扭动,他肛门里的括约肌象孩子的嘴一样的吞吸着你的阴茎,他的屁股象 波浪一样的摆动,他的整个身体都被情欲调动了起来,全都处于沸腾的状态。他 对自己的称呼也在不断的改变,开始时他叫自己“哥哥。”后来他叫自己“爸爸。” 再后来他叫自己“小爷爷”了!
 
    13号牢房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可88号却始终没有叫小毛离开。彪子和鬼子
 谋很高兴,那些漂亮的小伙子可叫他们玩了个够!
 
    彪子和鬼子谋私下里议论“你说88是看上小毛哪儿了呢?”
 
    “不知道”鬼子谋摆了摆头“我看是王八瞅绿豆,对眼了!”
 
    彪子纳闷的说“那小子也怪,和88弄那事时,那个投入啊,简直能哄出你尿 来!”
 
    鬼子谋不以为然的说:“那是他有这个需要。”
 
    “这话怎么说?”
 
    “以后我告诉你。”
 
    88号对于小毛的变化心里一直是个谜,他佩服鬼子谋:“他妈的,这小子托 生错了,如果托生在三国,保证是诸葛亮!”
 
    那天13号牢房来了个水灵灵的男孩,88号连眼皮都没欠一下,这可乐坏了彪
 子和鬼子谋。
 
    9 点的时候,牢里的犯人都去一个工地干活了,鬼子谋和彪子就对88号说:
 “给我们俩个假吧?好容易来个象样的。”
 
    88看了看那男孩,对鬼子谋和彪子说:“瞅你们俩那点出息!好吧。” 
    他俩把那孩子弄到了铺里面忙活起来,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把他那孩子 折腾得不成样子。
 
    那天工地的活是运跳板,88平时是从来不干活的,可他要有求于监狱长,就 装模作样的搬了几块,可没想到,一个转身,腰扭了下,还没等他自己说,落腮 胡子就叫他回去休息了。
 
    88号不好意思的说:“干点活就要工钱,真不好意思。”
 
    胡军医讨好的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伤筋动骨,一百零五,咋你也得休 息三俩月的,快回去。”
 
    88只好用手拄着腰,一扭一扭的回到了牢房。
 
    一进13号牢房,就看见彪子扒着那孩子的屁股,鬼子谋在往里面塞着什么: “操,你们干什么呢?玩什么花样?”
 
    88号到了跟前才看清鬼子谋在向那孩子的屁股里塞头发茬子:“这是干啥?”
 
    鬼子谋笑了,那笑很阴:“以后就不用你找他了,他就上赶子找你了!” 
    88突然想起了小毛,难道小毛也是……他不敢往下想了,他冷静了一下: “那小毛是不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鬼子谋就得意洋洋的显皮说:“当然 了,要不他那么屁颠屁颠的求你……”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个大嘴巴:“你 他妈这不害了他一辈子吗!”
 
    鬼子谋从来没见88发这么大的脾气,他捂着脸,不敢看88. 88叫回了小毛,
 小毛莫名其妙的看看88,又看看捂着脸的鬼子谋和垂头丧气的彪子,还有那个在 一边一丝不挂的孩子。
 
    “把裤子脱了。”
 
    小毛以为88想要他,就顺从的解着裤子。
 
    “趴铺上去。”
 
    小毛趴到了铺上。
 
    88扒开了小毛的屁股,在肛门的里面,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几根头发茬子半 隐半现的藏在嫩肉里,88用手拨了几下,想把头发茬拔下来,可根本就拔不掉, 那头发茬就好象生了根,长在那粉红色的肉里了。
 
    88彻底明白了小毛为什么天天晚上要求他。
 
    12 88 第一次有了内疚感,他感到对不起小毛。
 
    88当着全牢房的人把鬼子谋叫到了铺下,鬼子谋胆战心惊的搭拉着脑袋,不 时的拿眼睛偷偷的瞄一下88. “彪子,去,铰点头发来。”
 
    彪子傻呵呵的问:“铰谁的?”
 
    “操!铰谁的都行!不,对了,就铰鬼子谋的!”
 
    彪子看着鬼子谋不想下手。
 
    “快!”88踢了彪子屁股一脚。
 
    彪子冲鬼子谋说:“大哥,你可别怪我啊。”上去就在鬼子谋的头上铰了一 绺子头发,又拿给88号。
 
    88号气的:“你给我干什么!塞进他身体里!”
 
    鬼子谋一下跪了下来:“88,不!爸爸,……你看在我跟你多年的份上,饶 了我吧。”
 
    “你太坑人了!小毛这一辈子不就断送在你手里了吗!”88手里的钢笔啪的 撅折了。
 
    彪子知道88真的是生气了,就去扒鬼子谋的裤子,鬼子谋蔫蔫的伏在地上。 
    88号毫不客气的说:“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9 号牢房的门打开了,老巴伸个脖子看,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进来的是大名 鼎鼎的鬼子谋!虽然他和88是情场对头,可他对鬼子谋还是高看了一眼:“呦, 这不是鬼子谋吗?您老人家怎么上我这小河沟来了,我们这可是水浅,养不了你 这条大鱼啊!”
 
    鬼子谋搭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赖子扒在老巴的耳朵上说了几句,老巴明白了:“哦,感情你老人家是被流 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巴的笑很有节奏,叫鬼子谋不寒而栗。 
    赖子陪着老巴笑。老巴对赖子说:“你有兴趣吗?”
 
    赖子紧了下鼻子,看老巴的脸色不好看,就硬着头皮去扒鬼子谋的衣服,几 个年纪大些的犯人也凑了过来。
 
    鬼子谋吓得向墙角躲,好象要挤进墙里去。
 
    赖子可不管那些,他抓过鬼子谋的衣服一拽,鬼子谋一个趔趄就卡倒在地上, 刚才还在旁边看热闹的几个人上来七手八脚的把鬼子谋扒了个溜光。鬼子谋妈呀 妈呀的叫着,赖子抓住了鬼子谋的头发,冲一个胖呼呼的犯人使了个眼色,胖子 就解开了裤子,冲鬼子谋笑了下:“对不起了,哈,鬼子谋老爹。”
 
    鬼子谋破了三声的叫了声就没音了。
 
    三个年纪都在五十上下的犯人把鬼子谋弄了个半死才罢休了。
 
    鬼子谋走了后,彪子小心翼翼的问88:“把鬼子谋弄走是不是有点太……” 
    88抬起头来,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眼睛里的泪花:“我也是不得已啊。”他看 了看正在看着他的小毛,又补充说:“不过,他太缺德了!”
 
    彪子不敢再问了。
 
    88从枕头下面掏出条“中华”烟塞给彪子说:“他喜欢抽这个,你明个给他 送去。”
 
    彪子立刻就感到心里火辣辣的热,他感到88讲究!够意思,交就得叫88这样
 的人。
 
    一连几天,88埋头在一堆法律的书籍中。谁也搞不清他在干什么,可他用的 稿纸已经是一打子了。
 
    小毛有点害怕,他怕88有个什么为难事儿啥的,他把一杯泡好的毛尖茶递给 88,88接过茶,顺势抓住小毛的手有点动情的说:“记住,到什么时候也别丢了 骨气,就是和我也一样。”
 
    小毛点点头。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毛依然是点点头。
 
    “假如你有一天出去了,你要干什么?”
 
    “我等你。”小毛知道88判的是重刑。
 
    “你没出息!等我干什么!别等我!要记住:要混出个模样来,答应我!” 
    小毛被彻底的搞胡涂了,他不知道88的话是什么意思,可他还是挑了个叫88
 满意的话:“你放心,我一定混出个模样了。”
 
    88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少有的笑。
 
    小毛也笑了笑,这是他进了13号以来第一次真正的笑,而不是陪人家的笑。 
    88的眼神落在了小毛那露着屁股的裤子上:“你觉得你穿这裤子合适吗?” 
    小毛挠了挠头,又低下了头。
 
    “彪子。”
 
    彪子应声走了过来:“您有事啊?”彪子哈着腰,想使自己的身体和88的一 平,可他的个子太高了,蹲不蹲,站不站的,很难受。
 
    “你告诉管教,拿一套小点的衣服来!”
 
    彪子到门口去了。
 
    “要有志气。”88捏了下小毛的手。
 
    小毛明白88的用心了,他知道88是为了他好。
 
    13全监狱的犯人去雨里抢麦子,一个个浇的就象落汤鸡。回来的时候小毛打 了三四个喷嚏,在旁边的彪子赶忙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小毛的身上。 
    88很赞赏彪子的举动。
 
    其实何止是彪子,13号牢房的人谁没看出点门道啊!88可是动了真情啦! 
    从麦地里回来小毛就病倒了。
 
    小毛病了正正三天,88号就围在他身边三天。小毛虽然是拖着个病殃殃的身 体,可从来都没有间断和88的那事。88非常的感动,除了照顾小毛,就是在那些 法律的书上勾勾画画的。彪子开玩笑的说:“我说爸爸,你该不是去考大学吧?” 
    88笑了:“我操!你是不知道啊,比考大学还难呢!”
 
    落腮胡子听说88要见他,心里咯!一下,他知道88轻意是不会找他的,俗话
 说“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谁让拿了人家三万块那!他忐忑不安的在办公 室里等88号。
 
    88号进来的时候,落腮胡子本来是准备不卑不亢的,可看见88那张小白脸,
 就什么都忘了,他心里骂“操你妈的,小白脸没有好心眼”可嘴里却热情的请88 坐“有什么事儿吗?”
 
    88不动声色的问“如果评上模范监狱有什么好处吗?”
 
    落腮胡子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88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诧异 的说:“那是啊。”
 
    88面无表情的说:“具体?”
 
    “奖给监狱建设费5 万元,每个干警长一级工资,年终奖一个月的工资。” 他没有说“监狱长职务晋升一级的事。”
 
    88号平静的说:“我想让黑山监狱评上。”
 
    落腮胡子心里想:你以为你是谁?说的轻巧!可嘴上却说:“不好评啊,每 年的指针是百分之零点八,咱们省不到1 个!可监狱就有将近上百个啊!” 
    “没问题,但我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落腮胡子警惕的问。
 
    “给215 号办个减刑。”
 
    “215 号?”落腮胡子莫名其妙。
 
    “就是毛小毛。”
 
    “为什么?”
 
    “他身体不好,表现很好,更何况他不该判这么多!”说着88把一打的上诉 材料扔在了落腮胡子的桌子上。
 
    落腮胡子心里一亮,这事是可以办的,但嘴上却说了许多不好办的话,然后 不动声色的拿起88号扔在他桌子上材料。他不得不佩服88号了,他的材料有理有 力,而且有法律依据,简直可以和律师写的比美!他思索了一下最后说:“我看 看吧。”
 
    四个月以后,小毛接到了改判的通知。
 
    小毛改判的消息叫全监狱的人都懵了,他们不明白小毛的来头,特别是鬼子 谋吓个半死。
 
    小毛自己都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弄个改判?他还以为是法院良心发现。 
    小毛和88的爱在发展着。
 
    13号牢房的犯人始终保持着“新鲜血液”,88号引用毛主席语录里的一句话
 是“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凡是过了22岁的男孩多被调到了其它号;而那些新 来的年轻的孩子便优先的安排到了13号。
 
    对于其它号来说,13号是个培养人才的地方。13号牢房来的小伙子几乎都是
 全活,嘴也能裹,!也能插,小脸一个赛一个漂亮。如果哪个号子来个13号的小 伙子,那就象娶媳妇一样,会叫那个号子兴奋上一个多月。
 
    落腮胡子和管教们还有他们的监狱终于评上了“模范监狱”,落腮胡子对88 号是又敬又怕,他不知道这个犯人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到底是何许人也。
 
    在24个号子里,我不能不提一下21号。
 
    21号牢房在一个旮旯里,那里一年到头见不到一点阳光,犯人们都叫21号为
 地狱。
 
    21号里有个恶魔叫老孬,杀人未随。
 
    老孬在外面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曾经因流氓罪被判了6 年,因强奸罪被判 了8 年。他祸害的女人和老巴不相上下。
 
    进了监狱后,他度日如年,最难过的就是晚上这一关。
 
    开始是手淫,后来就操临铺的犯人,逮谁操谁。
 
    “二亩地”是个18岁的农村孩子,和邻居因二亩地的所有权而打了起来,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08-21更新.